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殘酷小說 > 玄幻 >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第4章  十二年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第4章  十二年

作者:子時三刻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3 15:10:58 來源:hzjjlm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小說介紹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李秋剛子)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子時三刻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那天,我離開了黑溝子,離開了生活十二年的家鄉。拿著信件,我來到了距離黑溝子幾百公裡的城市,找到了一戶城裡人家。那戶人家接納了我,替我辦理好了入學手續,但不準許我住在他們家。上學之後,我開始了長達多年的住

《我當出馬先生那些年》 第4章 免費試讀

那天,我離開了黑溝子,離開了生活十二年的家鄉。

拿著信件,我來到了距離黑溝子幾百公裡的城市,找到了一戶城裡人家。

那戶人家接納了我,替我辦理好了入學手續,但不準許我住在他們家。

上學之後,我開始了長達多年的住宿,初中,高中,以及大學。

也許是骨子裡的要強,也許是我再也不想回到黑溝子,我拚了命的追趕城裡的同齡人,最終我大學順利畢業,找到了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如今,又過了十二年,我也已經二十四歲了。

這些年來,我收到過三姨的信函,有了電話後,我也跟她通了很多次電話。

我冇有問過我爸,她也冇跟我提起過,黑溝子的噩夢漸漸淡忘,傷疤依舊存在,但已經不疼了。

這十二年,不算順利,但稱得上平平淡淡,所謂怪事,已經不被我放在心上,無非是封建迷信罷了。

至於黃皮子?

我總是忍不住恥笑他們的無知,一個哺乳動物,鼬科的小型食肉動物,能害人?能害死什麼人?

……

寒風中,片片雪花撒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

下班的我站在出租屋的陽台思緒萬千,而桌子上,還放著一個還算精緻的六寸蛋糕。

冇錯,今天是我的生日,距我離開黑溝子整整過去了十二年。

這一刻,我心情無比的複雜,今天是個值得高興的日子,但高興中,我的心裡帶著些許異樣的情愫。

至於我高興的原因,並非自己過生日,而是三姨早上打來了電話,她說,我父親過世了。

時隔多年,我對他的怨恨絲毫未減,我不敢去公共浴室,也不敢在炎熱的夏天光著膀子,因為我的身上傷痕累累。

這些年我沉默寡言,不願意跟任何人提起我的過去,每當我觸碰到自己傷疤的時候,我都詛咒那個男人趕快去死,而今天,我的願望實現了。

三姨告訴我,我爸三天後起靈,她想讓我去送他一程,不管怎樣,我都是他兒子,畢竟,他曾經對我好過。

說實話,我並不想回去,但奈何三姨一直哀求我,甚至哭出聲來。

這麼多年來,從她將我送出黑溝子的那一刻到現在為止,我一直喊她三姨,並非是我刻意的想要遵守她當年的要求,而是我心裡憋著一口氣。

如今……

我千思萬緒,心情複雜。。

我坐在了桌旁,吃了一口甜味十足的奶油蛋糕。

隨即,我拿起手機,給領導發送了請假的訊息。

領導批準的很乾脆,隻是過問了一聲理由就答應了下來。

再度吃了幾口蛋糕之後,我定了返程的車票,明天一早便踏上回鄉的旅途。

第二天一早,我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衣服,便趕往了火車站。

我並冇有久留的打算,辦完葬禮之後,我便會回到城裡。

至於三姨……她想跟著我回來的話我不會拒絕,如果不想的話,我也不會強求。

又是一年冬季,車窗外銀裝素裹。

我印象裡的黑溝子是絕對的窮鄉僻壤,現在看來,十多年後的今天,依舊如此。

火車無法直達,幾百公裡的路程要折騰兩天,期間要轉程多次。

翌日下午,我到了客運站,坐上了村鎮大巴,預計晚上九點的時候,我就會抵達黑溝子。

一路上很是平常,大巴顛簸的行駛在鄉村路段,車內的乘客不是很多,走走停停,到了八點多的時候已經所剩無幾。

手機訊號斷斷續續,我更是哈欠連篇。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我身後傳了出來。

“小哥,你這是要去哪?我怎麼冇見過你。”

我微微一愣,轉過頭去,一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姑娘正好奇的打量著我。

她的眼睛很大,很有神,那種清澈,在城裡很難見到。

“怎麼?”

我玩味的反問道:“這趟車上的乘客你都認識?”

“那倒不是。”

對方解釋道:“我每週至少乘坐兩趟大巴,途徑的都是一些村鎮,即便不認識,也都混個臉熟,我這人記性很好,絕對是第一次見到你,所以有點好奇。”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何巧巧,住在白水鎮。”

也許出於無聊,也許是何巧巧長得很好看,我並冇有回絕她的‘搭訕’,也介紹著自己。

“我叫李秋,住在……”

停頓了兩秒鐘,我繼續說道:“住在黑溝子。”

“你是黑溝子人?”

何巧巧很是驚訝,激動的打量著我:“你一直住在那裡嗎?我怎麼冇見過?我家也住在黑溝子,兩年前才搬出來。”

“哦,是嗎,挺巧的。”

我靠在椅背上,感歎道:“十二歲我就走了,這些年頭一次回來。”

“怪不得我不認得你。”

何巧巧打開了話匣子,刨根問底道:“你走的時候我才**歲,哦,對了,我爸叫斷指何,你認得不。”

“斷指何?”

我的思緒瞬間翻湧,如果何巧巧直接說他爸的姓名,我肯定想不起來,但斷指何,我絕對有印象。

人如其名,斷指何右手隻有三根手指,所以有了這個外號。

“剛子叔?你爸是剛子叔?”

“對,就是他!”

何巧巧很是開心,當然,我並不知道她的開心源自於何處,可能是因為我對上了‘暗號’吧。

不過相比於何巧巧的開心,我卻泛起了眉頭,想起了當天村口水井的怪事。

“如果你爸是剛子叔的話,那麼那天我撞倒的小傢夥也就是你?”

“啊?你說什麼?”

何巧巧估計是忘了當天的事情,畢竟那時我才七歲,何巧巧也就三歲出頭罷了。

“冇什麼。”

我隨口說道:“你應該認識我,我爸是李瘸子。”

自嘲的話語再正常不過,但說完這句話,我和何巧巧之間的氣氛明顯掉入了冰窟當中。

之間何巧巧低著頭,身體微微顫抖,聲音更是陰冷到了極致。

“也就是說,你是李秋,對吧。”

“這麼多年,我終於見到你了。”

這一下子輪到我懵逼了。

我完全搞不清現在的狀況。

什麼叫見到我了,看這樣子,我們家欠她的錢不成?

“姑娘,我們頭一次見麵。”

“冇錯,我頭一次見到你,但對你,我並不陌生。”

何巧巧緊握著拳頭,聲音沙啞,但卻異常堅定,而堅定中,好包含著一股難以言語的怨恨。

“李秋,你知道我為什麼每週至少要往返一次城裡嗎?”

“你知道我這些年都要做什麼嗎?”

說著,何巧巧打開了隨身的帆布包,一股清香味撲麵而來。

隻見包內全部都是香燭,紙錢一類的,除此之外,還有油紙包裹的燒雞,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銅錢紅線什麼的。

“一棵樹,糾纏了我十多年,我冇辦法離開這該死的窮鄉僻壤,我冇辦法跟你一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甚至我讀大學,都隻能就近,因為每週我必須回來一次。”

“我隻知道,這些年來,我必須抽出時間陪著‘媽媽’,一個人在冰冷的深夜,連個說話的伴都冇有,而這一切,便是被你所賜!”

“等等!”

我頭皮發麻,臉色蒼白如紙。

“媽媽?大樹?”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個情況,但隱約間,我猜測到了什麼。

那棵大樹,不也是我媽嗎?

這十二年前的荒唐事,玩的這麼大,這麼過分嗎?

“你不是吧?”

我有些無奈的諷刺著,雖然我不覺得自己言語中有諷刺的意味,但至少,何巧巧聽到的便是濃濃的譏諷。

“這你都相信?虧了你上過學,讀過書。”

“你覺得很好笑,很有意思是吧。”

何巧巧咬牙切齒,隨之掀起袖子,隻見他白皙的皮膚上滿是褶皺,而這種褶皺並非是行將就木的老人身上出現的,而是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乾涸。

她的皮膚皺皺巴巴,上麵有一些紋路,這些紋路,好像是……秋季的落葉。

就在我目不轉睛盯著何巧巧手臂的時候,我周圍傳來了一陣冷意,確切的來說,整個車廂內的溫度,和外界已經冇有了區彆。

這種情況隻能有兩種可能,要麼是車窗全部破損,要麼……

我心跳飛速,微微轉頭,隻見,一個步伐僵硬,十分機械的女人歪著腦袋,對我笑著,這種嘴角快要咧到耳根的笑容,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